您的位置:首頁 >娛樂 >

趙魏:徐賓早已“暗示”自己有問題

2019-08-13 16:29:25 來源:新京報

參演《長安十二時辰》因為“死”三上熱搜;能成“長安大數據”,全靠默寫和泡腳  趙魏 徐賓早已“暗示”自己有問題

趙魏最愛捧著大海碗吃面。

徐賓和李必談心,聊到痛哭。

昨日《長安十二時辰》正式收官,“長安大數據”徐賓的身份最終曝光。在接演前,趙魏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因這一角色而三登微博熱搜榜,而這三次熱搜都與“死”有關——“徐賓死了”“徐賓死了嗎”“徐賓沒死”……

趙魏最初接演徐賓這個角色時,其實和網友的想法一樣,原本以為這個角色很快就會“領盒飯”,開機前卻被臨時告知,其即將成為重要角色之一,讓他連呼“幸運”。

不過,大量的臺詞卻讓他背到崩潰,每天全靠默寫和泡腳來紓解壓力。

徐賓原本在靖安司大火中就死了

趙魏算是最早被曹盾確定的《長安十二時辰》班底之一,“我和導演合作了很多次。”他最初看原著時網上還沒連載完,也不知道自己能演誰,“我肯定喜歡張小敬呀,但也在找其他符合年齡段的角色。”

因為當時劇本還沒出來,小說他也沒看太多,就問身邊人,“大家都說何監的養子何孚好,還有可能是幕后大boss。”趙魏覺得這太好了,于是就跟導演提了一下,導演說小說跟劇本不太一樣,你確定?“我一聽他這口氣,趕緊說不確定,最后選了徐賓。”

“我選徐賓,一是因為導演說,這個角色適合我,另一方面是他沒有打戲。”可等到趙魏拿到劇本后,就有點后悔了,因為沒看幾集徐賓就死了。“每次看到死的時候,我心里就咯噔一下。”最初的劇本,徐賓在靖安司那場大火中,就死掉了。“劇本里徐賓是個老好人,對張小敬也非常忠誠。但是,后來出了新規定,不能隨意改編歷史人物。所以‘毀掉長安’的鍋他們都背不了,導演和編劇環視了一周,只有徐賓這個角色可以背這個黑鍋,畢竟他是虛構的。”

“長安大數據”全靠默寫和泡腳

趙魏曾發過微博,稱拍攝時因臺詞壓力大,全靠導演的泡腳桶才扛過來,“臺詞的文言文解釋太多,就像說明書一樣。這部戲有很多長鏡頭,意味著中間不能切開拍,只能一條一條過,錯一個字,哪怕走個神兒,都要重新拍。”

雖然當初逃過了體力勞動,卻無意間攤上了腦力勞動的“大戶”。原著中徐賓一緊張就結巴,趙魏決定還是把這個習慣拿掉,“臺詞本來就難背,再加上結巴,很容易出錯,實在是害怕耽誤進度,在這兒跟書迷們說聲抱歉。”

剛一進組,趙魏就連著12天拍靖安司的戲,“我基本上一回屋里就開始泡腳、背詞兒、默寫。自己抄一遍、再默一遍才能刻在腦子里。”趙魏最長的一段詞大概有十頁紙那么多,“我花了三天時間,默了無數遍。那還是一場群戲,拍的時候已經進入夏天,基本上拍完一條,我就得喝點葡萄糖,不然真的會厥過去。”那場戲是全劇最高潮,趙魏自己都沒想到,居然能一條過。整個拍攝是在城樓上完成的,當他拍完走下來時,在場工作人員都在為他鼓掌。

吃胖20多斤

雖然背臺詞著實辛苦,但在《長安十二時辰》劇組,趙魏也算是有口福的。“拍完這部戲,我長了20多斤,而且我很投入、很認真地在吃。”趙魏的日常穿著,利落、精干,“我本身一瘦就會顯得年輕,所以我也是刻意讓自己吃胖一些。”

不得不說,這個劇組確實有太多好吃的了,“有陜西廚子,也有西點廚子,當然西點是一個工作人員自己的愛好,還有我們的編劇,也喜歡研究各種美食,每天都吃不過來。”趙魏最喜歡的是扯面和臊子面,用一個大海碗,最多一次他吃了一碗半,“飾演元載的余皚磊,一次可以吃三碗,而且是在吃完晚飯后,再來組里吃的。蘆芳生怕胖,特意不跟我們住一起,自己住在離我們驅車十多分鐘的地方。”

自己加哭戲

趙魏說,自己最喜歡的是和易烊千璽飾演的李必靠著墻根喝酒談心的那場戲,“如果光從臺詞來看,那場戲其實是為了介紹張小敬那把短刀的背景,但是演著演著,說到最后兩句話,我就控制不住了,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

趙魏覺得,這也算是給大家的一個暗示,“雖然后面的故事當時觀眾還不知道,但是徐賓自己是知道的,他當時說那些話,看似是在說張小敬,也是在說自己。”后來導演還“笑話”趙魏,說“老趙見縫插針地給自己安排了場哭戲”。

差點成了“美術生”

趙魏的父親是畫家,主攻國畫,按照父親的意愿,趙魏本該去學美術。“但是在素描階段,我就覺得必須要放棄了,因為坐不住,但我還是很感謝父親,從小的熏陶對我的審美是有影響的。”高二那年,趙魏突然決定要考表演,第一年失敗了,又復讀了一年,終于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電視藝術系。“其實我當時也考了表演系,直到畢業后依然覺得自己還是喜歡表演。”因為都在上海,所以趙魏和雷佳音早在大學畢業時就認識了。

彼時,趙魏拍攝了一些影視劇,“不能說順,但我也沒吃過多大的虧。怎么說呢?車也在動,但‘車速’一直提不起來,連40邁都沒上。”中間曾經有好幾年,沒戲拍,趙魏就干點別的養活自己,“但也不想放棄。”

曹盾導演算是趙魏的貴人,2013年二人結識,最初他只是在曹盾的戲里客串個小角色,慢慢合作越來越多,戲份也越來越重。

經歷了《長安十二時辰》,趙魏覺得自己的“車速”終于提上來了,但是對于未來,他早已經放平心態,“到我這個年紀,已經不會被太多想法困擾了,有角色能找到你,能夠好好發揮自己的作用,就已經很滿足了。”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免責聲明:部分內容有網站機器人整理于互聯網,若侵犯到您的權利請及時聯系站長刪除,謝謝!

淄博時空新聞網
pk10聊室 榆林市 | 比如县 | 游戏 | 永城市 | 壤塘县 | 汉源县 | 庆阳市 | 噶尔县 | 海晏县 | 惠东县 | 习水县 | 泗洪县 | 宁城县 | 横山县 | 邹城市 | 工布江达县 | 永福县 | 五台县 | 闸北区 | 诸暨市 | 龙泉市 | 商都县 | 农安县 | 内丘县 | 镇雄县 | 金门县 | 朝阳县 | 庆城县 | 株洲市 | 体育 | 门源 | 鲁甸县 | 靖宇县 | 德庆县 | 南涧 | 仪陇县 | 北京市 | 休宁县 | 建瓯市 | 古田县 | 建德市 | 龙川县 | 许昌市 | 连江县 | 杨浦区 | 琼结县 | 南阳市 | 论坛 | 盐边县 | 安国市 | 禹州市 | 平阴县 | 马鞍山市 | 林州市 | 蓝山县 | 荆州市 | 梅河口市 | 红原县 | 永城市 | 布尔津县 | 兰西县 | 奉新县 | 阿勒泰市 | 张北县 | 道真 | 昆明市 | 永新县 | 九寨沟县 | 金昌市 | 承德市 | 沙河市 | 大厂 | 绍兴市 | 友谊县 | 竹溪县 | 黎城县 | 都江堰市 | 丰镇市 | 外汇 | 德安县 | 鲜城 | 新巴尔虎左旗 | 岗巴县 | 吉林省 | 长垣县 | 涟源市 | 马公市 | 嘉兴市 | 土默特左旗 | 长丰县 | 南平市 | 通辽市 | 洛扎县 | 烟台市 | 舒兰市 | 马尔康县 | 彰化市 | 新泰市 | 磴口县 | 禹城市 | 巫山县 | 卓尼县 | 调兵山市 | 穆棱市 | 丹东市 | 凌源市 | 常山县 | 四子王旗 | 格尔木市 | 丹寨县 | 北海市 | 灌南县 | 遵义县 | 托克托县 | 琼海市 | 古交市 | 廉江市 | 两当县 | 友谊县 | 永新县 | 将乐县 | 长汀县 | 江津市 | 越西县 | 丹江口市 | 临朐县 | 淮南市 | 阜平县 | 泸溪县 | 偏关县 | 邻水 | 读书 | 浦城县 | 吉木萨尔县 | 潮安县 | 错那县 | 岗巴县 | 崇信县 | 额济纳旗 | 扎赉特旗 | 稷山县 | 鄂托克前旗 | 潍坊市 | 朔州市 | 那曲县 | 翁源县 | 柳林县 | 织金县 | 闽清县 | 得荣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迁安市 | 兰考县 | 永川市 | 武清区 | 宁德市 | 鄢陵县 | 湖南省 | 西峡县 | 会昌县 | 喀喇沁旗 | 关岭 | 北海市 | 富顺县 | 安达市 | 台南县 | 郴州市 | 广灵县 | 屯昌县 | 义马市 | 大同市 | 鱼台县 | 湟中县 | 麻阳 | 通渭县 | 枣强县 | 嘉善县 | 定远县 | 荣成市 | 肥城市 | 诸城市 | 秭归县 | 奉新县 | 平顺县 | 峨眉山市 | 敖汉旗 | 龙里县 | 遂川县 | 那曲县 | 苏尼特左旗 | 延边 | 福海县 | 鞍山市 | 栾川县 | 彭山县 | 开远市 | 民勤县 | 喀喇 | 当雄县 | 嘉黎县 | 古丈县 | 桐城市 | 绥芬河市 | 屏东县 | 惠东县 | 辽阳县 | 宣威市 | 绥中县 | 微山县 | 广汉市 | 新平 | 巍山 | 精河县 | 西丰县 | 永嘉县 | 虎林市 | 江华 | 新丰县 | 逊克县 | 曲松县 | 义马市 | 开鲁县 | 台江县 | 泉州市 | 凤冈县 | 高清 | 伊春市 | 邵阳市 | 修文县 | 皮山县 | 鄂托克前旗 | 鹤山市 | 章丘市 | 喀喇沁旗 | 乾安县 | 盐城市 | 迁西县 | 镇巴县 | 义马市 | 堆龙德庆县 | 茌平县 | 西和县 | 睢宁县 | 布拖县 | 永清县 | 信丰县 | 韶关市 | 宁明县 | 连州市 | 京山县 | 怀化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