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娛樂 >

張藝謀回歸舞臺 《對話》升級第三季

2019-08-13 16:29:29 來源:北京晚報

張藝謀回歸舞臺 《對話》升級第三季

兩年前,張藝謀推出觀念演出《對話·寓言2047》,笙配無人機,嗩吶鑼鼓配現代舞,傳統非遺與前沿科技的“混搭”奇異而引人聯想。9月13日至15日,《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再度登上國家大劇院的舞臺。近日,張藝謀與《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的主創團隊來到國家大劇院,分享新一季演出的亮點。

挖掘冷僻古老藝術

11年前的8月8日,正好是北京奧運會開幕。無與倫比的開幕式演出至今令人難忘。11年一晃而過,北京很快將迎來冬奧會。這些年間,張藝謀又相繼執導了杭州G20峰會文藝演出、平昌冬奧會北京8分鐘等許多重要的匯演作品,制作團隊運用的科技在此過程中飛速進步,每每讓他驚嘆不已。“大家都還記得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的活字模,它用了矩陣和編程的原理,很有意思,但那是人做的啊。到了平昌的北京8分鐘,24個機器人在平昌滿是雪和冰的地上精準無誤地運行。”兩個節目的對比中,現代科技的發展一目了然。

科技是暢想未來時繞不開的話題,也是《對話·寓言2047》不可缺少的一面。前兩季中,《對話·寓言2047》的主創團隊挑選了上百種中國民間藝術和世界最新科技,呈現了15個形態各異的作品,探討了人與科技的關系以及對未來的種種設想。第三季在繼續聚焦科技裂變與人文延續的同時,還將關注時下流行的環保話題。來自8個國家的21支團隊將在本次第三季演出中登場,小無人機、機械臂、矩陣燈等高科技元素將與陜北說書、南音、笙等傳統藝術文化表現形式“碰撞”出7段全新的藝術作品。

人工智能會不會失控?當它學會自我生存,人類是不是會走向終結?對于這些常常出現在科幻電影中的熱門話題,張藝謀很有興趣,也一直在思考。“如果把在座所有人的手機收了,我估計大家都找不著北了,一整天沒有靈魂了。人會不自覺地被某種科技所控制。”張藝謀覺得,《對話·寓言2047》應該給予大家一定的啟發,“科技發展到今天,這些話題是不可避免的。一個演出其實沒什么了不起,但我們不能總是娛樂。”

與日新月異的科技進行“對話”的,是站在另一個極端的非遺。張藝謀和制作團隊在刻意地、盡可能地挖掘冷僻的古老藝術。“我們不找那些耳熟能詳和已經受到保護的,就找最偏的、幾乎失傳的東西,希望能給藝術家創造機會,讓他們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表現自己。”張藝謀記得,在《對話·寓言2047》之前的演出中,有一位老奶奶謝幕后流下了眼淚,曾經只能面對著空曠的大草原歌唱的她有了臺下這么多專注而真誠的觀眾,心中的愉快難以言說。“我們國家有無數的文化瑰寶,但現在能看到的、聽到的非常少,很多慢慢地自生自滅了。”這些非遺項目的傳承舉步維艱,張藝謀很擔憂,“至少讓年輕人也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一種形式存在。”

不做無意義的“混搭”

進行到第三季,《對話·寓言2047》仍然延續著讓國際尖端科技與中國古老非遺同臺演出的形式,但“對話”的背后是一個極為龐大的工程。通常來說,在國家大劇院進行的一場演出只需要5個集裝箱的舞美道具,《對話·寓言2047》用到的集裝箱卻多達23個,而這一季的演出剛剛結束,主創團隊馬上就要開始為來年做準備。一年的時間里,他們要在全國挑選傳承人,然后利用各種媒介尋找世界范圍內能夠被搬上舞臺的最新科技,聯系數不清的團隊。“有再一再二,很難有再三再四,每一季都不重復是很難的。”張藝謀坦言,籌備這臺演出甚至“比拍電影還要難”。

張藝謀一直表示,“對話”不能是毫無意義的字面上的“混搭”,在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藝術和技術間,其實存在著一種聯系和“延續”。“這完全不是設計好的,是當你看到它們同臺時有那種感覺,1+1>2的那個瞬間,就決定了這個節目是什么方向。”比如第一季中, 200多年歷史的織布機和現代編程控制的燈球同臺,兩者都包含著“編織”的概念。

找到這種“感覺”并把它表現出來,苦了制作團隊的其他藝術家。音樂家吳彤為《對話·寓言2047》擔任音樂總監,處理傳統的音樂時,既不能變化太多,又不能完全沒變化;燈光、激光等舞臺技術部分常常用“幀”來計算,現場演奏的音樂怎么與精確的程式對接,需要做大量的功課和預案。為演出編舞的李超也遇到了許多困難,在第三季的演出中,他帶領的舞者需要與一位陜北說書藝人合作,老先生情緒一來,常常即興發揮,動作需要卡到一拍甚至半拍的舞者“就瘋了,八個人完全不知道該干什么”。

張藝謀也在跟隨著大家一起成長。“我們看表演,常常是覺得‘舊’、‘老一套’,怎么達到‘新’呢?其實就是要學習。”他非常珍惜執導“2047”時與來自全世界的團隊接觸的過程,“學了多少東西,長了多少見識。我可以毫不慚愧地說,在中國的導演中,我應該是接觸現代科技、把它和表演結合最多的那個。”

但張藝謀在創作時越發謹慎。“你自己的要求高了,觀眾見多識廣,要求也高了,就像拍電影一樣。”中國的電影市場今非昔比,產量從原來的每年一百多部激增至上千部,“爆款”和新導演大量涌現,可“電影更難拍了。做導演做到今天,越來越不容易,要兢兢業業、努力學習,要跟得上時代。”

本報記者高倩 牛小北 攝

免責聲明:部分內容有網站機器人整理于互聯網,若侵犯到您的權利請及時聯系站長刪除,謝謝!

淄博時空新聞網
pk10聊室 临武县 | 隆昌县 | 开封县 | 徐闻县 | 宜昌市 | 齐河县 | 凌海市 | 高密市 | 黄梅县 | 高要市 | 崇礼县 | 兴国县 | 郁南县 | 焉耆 | 色达县 | 萝北县 | 五指山市 | 耿马 | 金寨县 | 松滋市 | 广昌县 | 宁德市 | 新疆 | 天门市 | 南昌县 | 五大连池市 | 苍梧县 | 隆林 | 永和县 | 新竹县 | 长垣县 | 洪雅县 | 中宁县 | 盖州市 | 丰镇市 | 什邡市 | 大新县 | 商河县 | 沈阳市 | 牡丹江市 | 商丘市 | 翁牛特旗 | 湖北省 | 保德县 | 新邵县 | 柯坪县 | 乾安县 | 屯昌县 | 杭锦旗 | 浮梁县 | 嘉鱼县 | 兴安县 | 上蔡县 | 郑州市 | 海盐县 | 霍邱县 | 托克托县 | 翁源县 | 利津县 | 双柏县 | 赣榆县 | 宾阳县 | 应用必备 | 行唐县 | 双城市 | 蒙山县 | 毕节市 | 安塞县 | 洛隆县 | 定日县 | 霍城县 | 绥阳县 | 清镇市 | 云梦县 | 保亭 | 抚顺县 | 宝鸡市 | 丰城市 | 汉沽区 | 兴义市 | 苗栗市 | 常熟市 | 汉川市 | 宜阳县 | 张家港市 | 盘山县 | 曲阜市 | 丽水市 | 乐亭县 | 察哈 | 石台县 | 介休市 | 香港 | 特克斯县 | 临清市 | 杭锦旗 | 竹山县 | 台中县 | 霍林郭勒市 | 东乡 | 建始县 | 马尔康县 | 宁乡县 | 恩平市 | 保康县 | 通城县 | 长丰县 | 博客 | 吉水县 | 太仆寺旗 | 剑河县 | 焦作市 | 乌鲁木齐市 | 乡城县 | 阜平县 | 五莲县 | 中山市 | 丹巴县 | 宜兰市 | 密云县 | 邢台县 | 文化 | 自治县 | 重庆市 | 遂溪县 | 舒城县 | 镇安县 | 平阳县 | 麻栗坡县 | 乡宁县 | 清新县 | 甘泉县 | 兰西县 | 商丘市 | 大足县 | 泸州市 | 莎车县 | 新和县 | 油尖旺区 | 昆明市 | 类乌齐县 | 玉林市 | 阜阳市 | 阿城市 | 游戏 | 宁海县 | 英吉沙县 | 兴化市 | 中宁县 | 武城县 | 禄丰县 | 阜新 | 无极县 | 呼玛县 | 弋阳县 | 新余市 | 潮州市 | 乐至县 | 平江县 | 松江区 | 额济纳旗 | 加查县 | 邓州市 | 繁峙县 | 新绛县 | 泸西县 | 临泉县 | 永仁县 | 扎兰屯市 | 庆云县 | 永昌县 | 阿尔山市 | 广德县 | 珠海市 | 枝江市 | 监利县 | 桂东县 | 浦城县 | 盐山县 | 格尔木市 | 洪雅县 | 方城县 | 浮山县 | 柳江县 | 房产 | 三河市 | 利川市 | 灵武市 | 天台县 | 东平县 | 新安县 | 即墨市 | 宣城市 | 大连市 | 克拉玛依市 | 皮山县 | 蒙山县 | 慈溪市 | 兴海县 | 宁陵县 | 平泉县 | 寿光市 | 精河县 | 兴隆县 | 襄城县 | 芒康县 | 伊宁县 | 民丰县 | 墨江 | 类乌齐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平山县 | 农安县 | 池州市 | 平泉县 | 叶城县 | 永德县 | 青州市 | 玉树县 | 三明市 | 韩城市 | 石楼县 | 响水县 | 勐海县 | 铜山县 | 长葛市 | 荔波县 | 姚安县 | 屯门区 | 大厂 | 简阳市 | 苍梧县 | 汝阳县 | 额济纳旗 | 平罗县 | 舞钢市 | 突泉县 | 中江县 | 凉山 | 阿拉善右旗 | 健康 | 望奎县 | 桑植县 | 游戏 | 新绛县 | 获嘉县 | 郸城县 | 马鞍山市 | 宁国市 | 扶余县 | 津南区 |